阿格巴大厦

编辑:请帖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8 13:00:09
编辑 锁定
阿格巴大厦,是一座在巴塞罗那,被人们称为“小黄瓜”的地标性建筑物。这座大厦是由来自法国的著名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高达 140m ,地面 135 层,地下4层,建筑面积达 39,000 m&sup2 的阿格巴大厦,外墙整体包裹将近 60,000 个透明和半透明玻璃百叶窗。
中文名
阿格巴大厦
建造者
让·努维尔
建筑面积
 39,000 平方米
城    市
巴塞罗那
别    称
小黄瓜

阿格巴大厦阿格巴大厦

编辑
近看时,熠熠发光,如同爬行动物的外壳;远看则如晶莹的流体,颜色随光线而变幻无穷。拔地而出,直入云霄,宛如一颗参天大树。入夜时分,满天灯火,整个大厦五彩斑斓,光彩夺目。
正如设计师所描述:这不是一个美国式的摩天楼,它是唯一、独特的、屹立在城市的中心;它不仅是勃起的(Erect),更像(Sagrada Familia 教堂的)塔尖、钟楼一样,充满活力的映衬着城市的水平特性。
被称为“小黄瓜”的阿格巴大厦,是一座让人阅之会产生邪恶念头的建筑物,无论是远视的整体外观,还是近看的玻璃窗户(双层表皮)的构造,都让人心底处不由得打个颤:噢…真像某物…男性的……

阿格巴大厦构成

编辑
该建筑由两个混凝土制成的卵形管状结构通过水平钢粱的联系成为一个整体支撑着各层楼板,在混凝土的第一外层覆盖着土、蓝、绿、灰色调的铝片,而第二外层则是由59619片透明及半透明的玻璃所包围,最大限度地增强了内部空间的透明性,把城市景观导入建筑内部的视野之中,同时提供了隔热保护。虽然,民间也常常戏称这座直插蓝天的子弹头形建筑像男性的生殖器,但让·努维尔说他的设计灵感来自于蒙瑟拉特山(Montserrat)的高凸岩石结构和水流,随着太阳升起落下,建筑会呈现不同的色调,富有流动感。

阿格巴大厦关于设计师

编辑
让·努维尔不仅得到建筑界的赞誉,连喜好时尚的好莱坞影星布拉德·皮特也成为他的粉丝,以致要在他和安吉丽娜·朱莉生的女儿的姓名中加上Nouvel这个字眼。
美国凯悦基金会宣布:法国人让·努维尔(Jean Nouvel)获得2008年的普里茨克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评委会认为他“推动建筑理论实践,实现了新的突破,丰富了现代建筑的内涵。”普里茨克奖由凯悦基金会于1979年设立,有“建筑诺贝尔奖”之称,每年奖励一位成就卓著的在世建筑师,之前已经有17个国家的31位建筑师获得此殊荣,而努维尔是继著名建筑大师克里斯蒂昂·德·鲍赞巴克后,第二个获得该奖的法国人。
对评委会和这位62岁的建筑师来说,谈论这个奖都是个恰当的时刻——为衰老的奥斯卡·尼迈耶努进行迟到的颁奖已经遭到业界的恶评,而正当年的让·努维尔已经成名20年,饱受赞赏,过去几年来也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最佳候选人之一,此刻获奖正如锦上添花,可谓一个优质的鼓励,而不仅仅是盖棺论定。
努维尔(Jean Nouvel)1945年出生于法国西南部Lot-et-Garonne的Fumel。母亲是英语老师,父亲是历史学家,双亲都从事教职工作。努维尔小时候因为父亲转任校务行政管理工作的关系而常常搬家。在努维尔八岁时搬到了Sarlat这个有着许多从中古世纪就存在的建筑物与街道的城镇,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努维尔注意到建筑物上的雕刻与刻记着《hereis art》与《there is the treasure》的铭记,并对此产生浓烈的兴趣,他还质疑为何那会是财富;对努维尔而言,财富是珠宝或是一大箱的宝物,而不是这些建筑物。但是,努维尔的父亲告诉他说:“这里所指的财富就是历史的纪念物——建筑(Architecture)。”
努维尔的父母希望他成为数学家、语言家(法语)或成为一个专业的工程师,努维尔在学校所接触的几乎都是数学、历史、几何学与法文,而艺术则还无机会接触。直到努维尔16岁的时候,遇到一位教他绘画的老师,才开启了少年努维尔的艺术心灵。
于是,努维尔向父母要求要去布杂学院(Ecoledes Beaux Arts)念书,但遭到父母的反对,理由是艺术家通常并不能支撑实际的生活需求。因此,努维尔采取折衷的作法——学习建筑,而将当画家的想法先置于后头。
于是,努维尔便启程前往巴黎的布杂学院,但不幸的是,他的入学测验并未通过,因此无法进入布杂学院。但是运气并不是永远这么坏,努维尔20岁时,因为参加国家竞赛获得冠军而得以进入布杂学院就读。因为生活的关系,努维尔必须赚钱,而进入了Clande Parent与Paul Virilio的事务所中工作。一年后,Parent给了他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案子,努维尔当时真是震惊,也感谢老板的赏识。
这个案子是在Neuilly的一栋80层的公寓,努维尔非常的认真与努力,遇有不懂的,就向人请教,使他对建筑的了解进步很多。这栋建筑在努维尔23岁的时候完成,可以算是努维尔的处女作。
努维尔25岁时Clande Parent告诉他:“世上还有很多东西等待你去学习,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于是努维尔离开了Clande Parent的事务所,并开设了自己的事务所。在事务所刚开的前几年里,努维尔靠Parent提供的几个小案子过日子。
努维尔透过Parent的引介认识了艺术评论家GeorgeBoudaille,这让努维尔能参与两年一次的艺术博览会馆设计,在那段设计的时间里,使努维尔接触了艺术及视觉艺术的世界。
接触艺术博览会及与Clande Parent和Paul Virilio共事经验的两项因素,促成了努维尔未来的创作态度,并使一个年轻建筑师得以成长。努维尔第一栋真正被认可的建筑是位于Bezons的瓦勒圣母院外科医学中心,当时在巴黎受Archigram影响的庞毕度中心正好兴起,主张将建筑物中所有的构件都表现出来,这点与努维尔的作品恰恰相反,从这栋建筑的外观就可看出,结构完全隐藏在光滑的金属表皮下,无法看到结构、设备管线等。在此,努维尔对科技的应用不在构造上,而是象征性的运用方式,反映出时代的前瞻理念:工业、速度、现代性。
有趣的是,和让·努维尔一样有“顽童”之称的建筑大师弗兰克·盖瑞(Frank Gehry)听说他获奖的消息后,还是认为奖发迟了,如果他如很多建筑师那样保持一种所谓的“个性建筑风格”,或许早就能得到这个奖了。的确,从让他成名的阿拉伯世界中心到巴塞罗那那座彩色“腌黄瓜”大厦,他的设计似乎各个不同,难以找出明确的共同点。这种模糊的、变化的设计策略,也许来自于他的童年经常迁移的经验——小时候常常随着父母迁徙,让他见识了不同城镇的建筑、人,对新生事物充满好奇。
和许多建筑师一样,他早年更倾心艺术,不过父母为了他日后有份安稳日子,主张他要学习实用学科,最终他只好采取了折衷的作法——去巴黎美术学院学习建筑,这是个实用但是又接近艺术的行当。不过,很快他就喜欢上这个行业,毕业以后他就决定不再画画。之后十多年,他只是参与一些小设计项目,尝试找到自己的设计方法。到1980年,正值新当政的密特朗总统大兴土木,规划在巴黎修建一系列重大工程,结果努维尔先声夺人,率先获得阿拉伯世界研究中心 (the Arab World Institute,Paris,France,1981–1987)设计权。他设计的这座建筑以象征性的外立面和巧妙借用自然光出名,建物南立面镶入近百个可自动感光的金属透镜,如同照相机光圈一样快门式的屏幕可以随着光线强弱而自动移动,巧妙调节外界透进室内的自然光量。而灰蓝色的玻璃窗格的图案和排列方式如同阿拉伯世界的壁画一样,而建筑的北立面则是镜面,可以把户外的巴黎景观进行折射,像是一幅动态的装置艺术。
这座建筑在1987年落成后,让他获得更多国际瞩目,之后陆续获得图尔市会议中心、里昂歌剧院重建、巴黎卡地亚现代艺术基金会等著名建筑项目。他不仅得到建筑界的赞誉,连喜好时尚的好莱坞影星布拉德·皮特也成为他的粉丝,以致要在他和安吉丽娜·朱莉生的女儿的姓名中加上Nouvel这个字眼。
事实上,法国在建筑方面倾向保守,没有美国那样火辣的后现代商业设计热潮,主要的大型建筑仍然是一种改良的 “国际主义风格”,而让·努维尔有点另类,因为常常使用玻璃、钢材等金属来构成建筑,所以他被许多评论家划入高技派设计(Hi-Tech)的行列,但是他又和英国同行罗杰斯(Richard Rogers)、福斯特(Norman Foster)不同,一方面他对于具体地形、文脉有更细致的回应,另一方面也不喜欢将建筑物中所有的构件直接披露出来,比如阿拉伯世界中心就把建筑结构隐藏在光滑的、象征性的金属表皮下。
他在美国的第一座建筑项目,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古瑟里剧院(Guthrie Theatre)也体现了他灵活的设计策略,建筑的造型像个深蓝色的碉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地满是磨坊和地窖的历史遗迹,而在阳光下映射着密西西比河的玻璃和紫色的外观也让建筑表现出当代活力。
出名以后,他也偶尔参与家具、卫浴产品的设计,也曾和艺术家、电影导演合作,属于流行的 “跨界”人士之一。在瑞士设计的卢塞酒店,他曾邀请电影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参与设计室内,两年前他还授命为雀巢公司大名鼎鼎的“甘椰”巧克力进行全新定位,不仅设计新的标识系统,还对营销、包装和巧克力形状提供建议,和他的建筑喜欢玻璃一样,他也用透明塑料包装取代传统纸包装,试图让消费者拿起来就有吃的欲望。
尽管让·努维尔长得有点像《王牌大间谍》中的的邪恶博士,不过现实生活中他远不如和他惺惺相惜的另一“顽童”盖瑞那样热情好动,他是个“低温”的人,很少说话,喜欢一个人默默观察体验,然后再开始设计。他说自己不相信所谓的个人风格,认为建筑是“不断变化着的文脉连续系统中的一个事件”,在拥挤、变化的都市中单纯依靠个人概念做设计已经是妄想。
的确,他已经建成建筑作品其设计在造型上大相径庭,比如2005年竣工的巴塞罗那阿格巴大厦(Torre Agbar)就和他之前的建筑完全不同。子弹头般的阿格巴大厦属于当地水务公司的办公楼,外观和之前罗杰斯在伦敦桥畔设计的瑞士保险大厦——伦敦人戏虐地称作“腌黄瓜”很像,但是五彩斑斓的样子显然是只有热闹的巴塞罗那才能接受的样子。建筑由两个混凝土制成的卵形管状结构通过水平钢粱的联系成为一个整体支撑着各层楼板,在混凝土的第一外层覆盖着土、蓝、绿、灰色调的铝片,而第二外层则是由59619片透明及半透明的玻璃所包围,最大限度地增强了内部空间的透明性,把城市景观导入建筑内部的视野之中,同时提供了隔热保护。虽然,民间也常常戏称这座直插蓝天的子弹头形建筑像男性的生殖器,但让·努维尔说他的设计灵感来自于蒙瑟拉特山(Montserrat)的高凸岩石结构和水流,随着太阳升起落下,建筑会呈现不同的色调,富有流动感。
努维尔早就厌倦了流行的“方盒子”建筑,在1989年就曾提出在巴黎德方斯修建400 米“无尽之塔” (Endless Tower))的方案,想想用花岗岩、铝、不锈钢、玻璃建造圆形平面的塔楼,让住户获得更好的光线和更开阔的视野,并且当人们抬头仰视时好像消失在空中一般,富有神秘气息。
尽管建筑造型各不相同,但是努维尔的设计策略仍然有一致性。他曾经说自己总是从一个受到具体物件刺激产生的概念出发来思考如何设计,然后联系相关的事物和概念来分析这个概念,形成一些思路,最后又用更大的象征性结构来统合所有的思考,把它们安排妥帖。比如,他注重肌理图案、光线、内部空间和外部环境的关系,对探究不同立面的叠加和透视效果有持续的兴趣,就是尝试适应都市人的高敏感的节奏,让人们有更为丰富的细节感知,比如在阿格巴大厦设计中用彩色铝片来传递城市意象,既有对历史的沉淀和反思,但是又十足反映出时代的现代性——他并不喜欢简单地说呼应周围环境,或者从当代建筑中取用直观的符号,而是进行再抽象和转化,并用当代的建造技术、材料完成。在这个意义上,他可以说是介于罗杰斯这样的高技派建筑师和同样注重表皮效果的赫尔佐格和德姆隆之间的一个人。
如今,努维尔或许是全球最知名的法国建筑设计师,正带领上百位的员工一起在全球奔忙设计博物馆﹑剧院、写字楼﹑住宅楼和私人公寓等,只有教堂和机场他还没接触过。得益于阿拉伯世界中心的成功,他也是中东的石油富豪欣赏的建筑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阿联酋的迪拜有他的多个设计项目,其中罗浮宫阿布达比分馆无疑最引人注目,他设计的博物馆有着巨大的穹顶,天花板上织入不同图案,还有水流出来,让观众游客进入以后如同漫步在一个沉没在水底的微型新世界中。他也和正在和其他设计师团队为法国新总统萨科奇设想的“大巴黎”规划提出建议——和北京、上海人一样,巴黎似乎也在思考怎样打造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都会。
尽管他在海湾获得了建筑设计权,但是他还是对海湾地区以及中国快速的、大规模的建筑场景感到失望,他认为这些匆匆而起的城市在重复20 世纪西方建筑的失败之处,常常被强加在周边环境中,而不是从环境中衍生而来,而他,似乎会像过去一样继续和这种平庸的复制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