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卫斯理

编辑:请帖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4 13:15:18
编辑 锁定
查理·卫斯理(Charles Wesley,1707年12月18日-1788年3月29日)是18世纪英国循道运动的领袖之一,约翰·卫斯理的弟弟。查理·卫斯理主要以创作大量圣诗著称。
本    名
查理·卫斯理
别    称
Bartholomew Wesley
出生时间
1707年12月18日
主要成就
18世纪英国循道运动的领袖之一

查理·卫斯理卫斯理的家族渊源

编辑
查理·卫斯理 查理·卫斯理
查理·卫斯理的祖先巴多罗缪·密斯理()曾任,原是一个骑士的儿子,他的妻子与他门当户对,也是一个骑士的女儿。在清教徒得势的年代,英国的查理士王子(Prince Charles)——后来登基为查理士二世——在逃亡到法国之前,曾有一晚秘密投宿在巴多罗缪家里。那时有一个铁匠向那一教区的主任牧师告密,适逢主任牧师在祷告,而且不停息地祷告,直至查理士王子脱险,逃逸到法国。
查理·卫斯理的祖父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与查理的哥哥约翰·卫斯理同名不同人——在牛津大学攻读东方文学。他曾因讲道惹上官司,坐监好几次,以致饮恨而死。
约翰·卫斯理(Matthew Wesley),是伦敦一位很富有的外科医生;另一儿子塞缪尔·卫斯理(SamuelWesley),亦即本书主角查理·卫斯理的父亲。
塞缪尔·卫斯理从先祖遗传了两样爱尔兰人的特性:抒写押韵的诗和喜欢与人争辩。查理·卫斯理就有乃父的写诗的天赋。
一六二二年,英国执行统一法案(Act of Uniformity),强迫每个牧师要向会众公开表示,他同意英国国教公祷文(CommonPrayer)中所写的一切;法案规定每个牧师必须英国的国教按立,结果约有二千位牧师拒绝服从统一法案而被革职,内中就有老约翰——查理·卫斯理的祖父。
老约翰被革除牧职之后四个月,塞缪尔·斯理生了下来,塞缪尔一直在异见者(Dissenters)
——或称独立教派——的资助学校受教育。塞缪尔十八岁时,父亲老约翰逝世。
当独立教派委派塞缪尔·卫斯理撰文攻击圣公会——英国国教——由于他深入研究圣公会的教义,加上他在独立教派的一些不愉快经验,导致塞缪尔竟认同圣公会。在一个早晨,他向母亲不告而别,前往牛津大学,在大学半工半读,直至修毕学业,才在圣公会担任牧师。
一六九七年,塞缪尔·卫斯理被圣公会委派到林肯郡(Lincolnshire)的厄普卧(Epworth)地区任牧师。
厄普卧这个偏僻地区的区民,对于圣公会委派的牧师毫不友善,他们最反感的,是塞缪尔·卫斯理是倾向保守党的。特别是塞缪尔·卫斯理的性格直率,说话不给人留情面,引起了当地居民对他的普遍敌视。
当地的居民向来仇视保守党,塞缪尔·卫斯理的亲保守党的谈吐言论,惹来了一连串的灾祸:他的牲畜被残害;他的五谷被焚毁;后来他的房子被人纵火焚烧。据说所有的破坏都是出自同一批人。
塞缪尔·卫斯理除了为人不够圆滑外,脾气又很暴躁;但是上述造些缺点,掩盖不了他的优点和长处。作为一个牧师,他忠心职守,不时探望信徒,规劝灰心者,告诫犯错者。他就是这样不屈不挠地、毫不松懈地服事和牧养那一地方的群羊。
塞缪尔·卫斯理喜欢写诗。他的诗略嫌太长;他又不像他的儿子们——成为绝代的伟大诗人
——肯花时重写,肯对每一个字进行修饰和斟酌。但他写诗的毅力却是令人敬佩的,直至他老年时,身体瘫痪了,一双手麻痹了,他仍以谱写诗歌为乐。
塞缪尔一生中最大的建树,就是娶了苏撒拿·安尼斯理(SusannaAnnesley)为妻。苏撒拿是这么能干、贤淑;透过她的优良家教,才教导出查理·卫斯理这样一个伟大的诗人来。
说真的,约翰·卫斯理和查理·卫斯理能成为历史上的伟大的人物,应归因于他们兄弟有一位伟大的母亲。

查理·卫斯理童年的学习生活

编辑
查理·卫斯理是塞缪尔·卫斯理和苏撒拿的第十八个孩子。
根据怀赫德医生(Dr.Whitehead)透露、查理·卫斯理是早产生下来的。查理·卫斯理一生下来。就被人用羊毛衣服包裹起来保暖,他既不会睁开眼睛,也不会哭,他的生命就是这样战战兢兢地被延续和被保存下来。由于他先天不足、底子很薄,一生孱弱多病。
查理·卫斯理是于一七○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出生,当时苏撒拿已经三十九岁,由于她养育了太多儿女,家庭经济桔据,生活担子把苏撒拿压得喘不过气来。
一七○九年二月九日,塞缪尔·卫斯理的住宅突然失火;起火的原因很可疑,约翰·卫斯理述及这场火灾时,强调说很明显地有人在纵火。那场火蔓延得很快,有一个护士,奋不顾身地抱出只有一岁大的查理·卫斯理。六岁大的约翰·卫斯理,则被人从窗口救出来。
查理·卫斯理和他的姊妹们从小就在家里受到母亲苏撒拿严格的教导。
苏撒拿对每一个孩子都很严厉,对查理也不例外,若查理犯了过错,苏撒拿不惜用鞭打来惩罚他。苏撒拿特别在顺服的事上,要求得特别严格,她训练孩子们从小就要懂得顺服长辈。
她又训练他们从小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不贪食懒作,学习作一个自立的人,她除了定时给孩子们三餐外,不许他们在其间吃零食。
苏撒拿又要求孩子们在任何事上要诚实。在查理还不会说话的时候,苏撒拿就教他用手势来表示对神的感谢;在查理懂得说话的时候,她又教他用主祷文来祷告。查理·卫斯理遵照母亲的嘱咐,每天背诵主祷文两次,起床时一次,临睡前一次。
在这样一个孩子众多的家庭里,查理小时在物质方面是被忽略的,他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比较象样的、整齐的衣服。
查理·卫斯理是从五岁起,才开始由他母亲教他识字的。开始学习的第一天,母亲苏撒拿从早上到晚上,寸步不离地陪伴着他,很细心地教他认英文字母。在第一天,查理就展露了他非凡的才华和超人的聪明,一天之内就用字母拼出了许多英文字。到了第二天,查理竟能用英文字母,拼读圣经第一卷创世纪第一章第一节‘起初神创造天地’。在读熟了第一节之后,他又拼读第二节‘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查理的记忆力和智能是这么突出,连他母亲苏撒拿也惊讶不已。——
到了查理八岁的时候,他父亲把他送到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学校(WestminsterSchool)就读,该校校长是查理的大哥塞缪尔(Samuel,与父亲同名),这样塞缪尔可以对查理善加照顾。查理已往从未和大哥一起住过,两人在伦敦相处了一段日子之后,建立了深厚的手足之情。塞缪尔是圣公会的牧师,他的严谨的、有纪律的生活成为查理良好的榜样。查理·卫斯理又受到他大哥塞缪尔的影响,对诗歌特别喜爱,后来他真的往这方面发展,成为绝代的诗人。这时候,查理·卫斯理的另一个哥哥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则在伦敦的查特学校(Charterhouse School)求学。
查理·卫斯理在威斯敏斯特学校读了五年书之后,在考试中成绩优异,荣获‘御前学者’(king Scholar)的名衔。从而他的学费获得基金会的资助。查理除了在学习上有了飞跃的进步,在同学中也备受敬重,在这个拥有四百名学生的学校,他被推选为学生的总队长(Captain),成为校长和学生们沟通的居间人士。这项荣誉的职位,给他机会从小就锻炼他领袖的才能。
一七二六年,查理·卫斯理因在威斯敏斯特学校成绩卓越,得到每年一百英镑的奖学金,并被保送到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基督教会学院(Christ Church College)读书。查理的曾祖父、祖父、父亲,和两个兄弟都是该学院的校友,整个家族和基督教会学院实有悠久的历史渊源。
查理在威斯敏斯特学校时受到了大哥严格的约束,如今在牛津大学突然有一百英镑的年收入,生活开始放松。当年一百英镑是一个庞大的数目,这笔钱一直维持到他结婚的日子。那时候他另一哥哥约翰·卫斯理正在隔邻的林肯学院(Lincoln College)当院士(Fellow),约翰就想在灵性上多帮助弟弟查理。但是查理却认为约翰是在干预他的自由,大声嚷道:“莫非你要我立刻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圣人?”
一七二八年,约翰·卫斯理在父亲负责的厄普卧(Fpworth)教区协助父亲料理教会事务,间中也回到牛津大学探望弟弟查理。奇怪得很,查理对于生命的切身问题的态度开始严肃起来,愿意虚心聆听约翰的开导。查理把自己的转变归因于某些人的代祷;他甚至推断代祷者是他的母亲苏撒拿。
约翰·卫斯理出乎爱心的话语深深地在查理的心里运行作工,查理于是向哥哥约翰坦白,在这些放浪形骸的年间,他迷恋一位女伶,如今他停止向女伶献殷勤,结束了这段不成熟的爱情。
查理在神面前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寻求,主在他心中作工,他的生活行为有了明显的改变;他开始说服两三个同学,每主日去领圣餐,他们并遵守学校所规定的校规和学习方法。
查理虽然在生活上有见证。但大学里的同学多年来早已不再墨守成规,于是把查理视为嘲笑的对象,称呼循规蹈矩的查理和他的朋友为循道友(Methodists)。一个循道友,就是一个以圣经的话语来规范自己的人。

查理·卫斯理成立了圣洁会

编辑
一九二八年底约翰·卫斯理回到故乡厄普臣,在鲁特(Wroot)教区担任副牧师,查理仍留在牛津读书,一种属灵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就从查理心中油然而生。
查理·卫斯理在牛津大事,找到了一些有心追求的人,成立了圣洁会(TheHoly Club)。根据怀特腓(GeorgeWhitefield)的说法,创会者包括查理·卫斯理、罗伯特·柯克汉(Robert KI。Kirkham)和威廉·摩根(William Morgan)。
查理等人成立了圣洁会之后,仍然希望约翰从鲁特教区回来带领圣洁会,查理不时向约翰倾诉他的属灵情况。一七二九年一月,查理写给约翰的信这么说:
“当你不在这里帮助我和辅导我时,我更应该凡事小心翼翼。实在是神在扶持我,我深信我会坚守在这岗位,直至我们相会的一天。你是神用来帮助我的最合适的器皿。我深信神既然在我里面动工,他将继续地保守我,直至作成他的工作。”
圣洁会的成员除了每周守圣餐外,又互相帮助,殷勤读书。
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林肯学院院长摩利博士(Dr.Morley)发信通知约翰·卫斯理,说他身为林肯学院的实习院士(JuniorFellow)和班长(ClassModerator),必须常驻学院。约翰·卫斯理不敢怠慢,于一九二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从鲁特教区赶回牛津大学报到。
约翰回到牛津大学,与查理重逢,快乐之情,不在话下。查理在主面前,宁愿隐藏自己的能干和才华,谦卑自己;查理自愿地服在约翰的权柄之下,让约翰担任圣洁会的领袖。
约翰·卫斯理的带领下,圣洁会的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圣洁会的成员每天上午六时至九时集合在一起祷告,又勤读圣经,每个人都对自己严加审查和反省,此外,每星期有两天的禁食祷告。
当其它人嘲笑和戏弄圣洁会的成员时,圣洁会的成员表现得非常平静,脸上总是露出喜乐和平安。他们又到监狱里探访犯人,他们那种忘我的献身精神和俯就卑微的服事态度,在那时代是罕见的。
在那时候,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正在牛津大学半工半读,听到圣洁会的成员所作的美好见证,很渴望认识这些圣洁会的弟兄们。怀特腓没有料到,查理·卫斯理竟然主动地邀请他共进早餐。怀特腓述及这件事:“我很感恩地抓住这个机会。这件事实在是神的祝福,在我一生之中,这是最有益的一次会晤。”查理·卫斯理接着把怀特腓介绍给他哥哥约翰·卫斯理和其它圣洁会的成员。
怀特腓效法其它圣洁会的成员,到监狱里去为犯人祷告;至于卫斯理兄弟两人,则抓住每个机会,向监狱的犯人传福音”
怀特腓后来成为神大用的器皿,是循道宗三大属灵领袖之一(其它二人为约翰·卫斯理和查理·卫斯理)。有关怀特腓生平,可阅读《怀特腓小传》。[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